《平等、参与、共享:新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70年》白皮书发布

《平等、参与、共享:新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70年》白皮书发布

国务院新闻办25日发表《平等、介入、共享:新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70年》白皮书。

白皮书说,残疾人是人类大家庭的平等成员。尊敬和保障残疾人的人权和人格尊严,使他们能以平等的位置和均等的机会充分介入社会生活,共享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结果,是国度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要求。

白皮书指出,中国有8500万残疾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本着对群众负责的精神,坚持以群众为中心,关心不凡难题群体,尊敬残疾人意愿,保障残疾人权益,重视
残疾人的社会介入,鞭策残疾人真正成为权益主体,成为经济社会生长的介入者、贡献者和享有者。

白皮书强调,在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指引下,中国将残疾人事业生长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的,坚持政府主导与社会介入、市场鞭策相结合,坚持增进残疾人福祉和增进残疾人自强自立相结合,将残疾人事业纳入国度经济社会生长总体规划和国度人权行动计划,残疾人权益保障的体制机制不断完善,残疾人社会保障制度和服务体系不断健全,残疾人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提升,残疾人事业失掉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

白皮书说,中国将不断完善残疾人权益保障机制,努力消除基于残疾的蔑视,切实尊敬和保障残疾人的人权,增进残疾人福祉,增强残疾人小我私家生长能力,推进残疾人平等介入生长进程、平等分享生长结果。据新华社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queueapp.com

千余份文献 见证东莞农耕岁月


  

  ▶     刘松泰收集了上千份东莞农耕文献

  ▲     2016年,《农耕档案》正式出书

  社员家肥手册

  之前用来抽签的竹签

  刘松泰讲述收集材料的过程

  猪禽蛋上市任务进度表、社员证、社员手册、社员工分统计表、粮票布票肉票……7月13日,“东莞农耕文献展”在东莞莞城图书馆开展,展出了《农耕档案——1949-1979东莞农耕史实》作者刘松泰收藏

侦察的东莞农耕文献300多份,每一份都有着明显的时期印记,从稼穑、民生、农账、农副、农政多个方面,展示东莞农耕的发展过程。

  “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的30年间,是东莞最后一段农耕岁月。收集相干
文献并清算出书,是但愿能让后人记取这段汗青。”年近七旬的刘松泰在数年的时间里收集了上千份东莞农耕文献,并在2016年出书《农耕档案——1949-1979东莞农耕史实》。

  一辈子都在和农夫打交道

  “1972年高中卒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记工分员,就是记载社员的工分。”刘松泰出生于1953年,他告知记者,高中卒业后无法再升学了,只能回到乡村,从学生变成公社社员,做了一年记工分员,1973年他被抽调到黉舍教书,1975年被调往乡村社会主义教育工作队工作。这一做又是三年,随后1978年至1980年他又教了一年多书。虽然工作不竭变化,但刘松泰的户口性质一直不变化。

  在当时,刘松泰渴望取得城镇户口,由于在那个时期城镇户口的居民有更多的选择。

  1980年,刘松泰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那一年,国度招考干部,公社推荐他去测验,而他也经由过程测验,将户口迁出了乡村。尔后他在寮步公社和开初的寮步镇政府一直工作至退休。在刘松泰看来,渴望取得城镇户口,并不是想要逃离乡村,事实上他和农夫打了一辈子交道。“之前许多人都认为农夫不前途,但是农夫对国度、对国民经济的进献是非常大的。”刘松泰对记者说。刘松泰长期在乡村基层工作的阅历也为他收集清算农耕材料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收集材料遇到了很多
难题

  尽管长期扎根基层工作,但真正起头收集材料,刘松泰仍遇到很多
难题。“上千份农耕文献中惟独少量是在工作中的累积,其余大部分都是2011年退休以后
收集来的。”刘松泰告知记者,主要是时间太久远,很多
材料都已经被损毁了。退休以后
,刘松泰时常到村落里找,一找就是一整天,但有时候几天都找不到一张纸。

  “2014年的一天,听说寮步镇牛扬村一个仓库还保留有一批材料,我赶快赶去,由于心急不注意到村路被挖断还不谨慎
将车开到了沟里。”但当刘松泰赶到时,几经辗转却发明材料被洁净人员当成品处理了。为此,刘松泰很是遗憾。

  当然也有播种的时候。2014年的一天,刘松泰与寮步镇浮竹山村老书记喝茶谈天时,提及本身在收集有关改革开放前乡村稼穑的旧材料。老书记告知他,在旧消费大队还存有几口老旧的箱子,内里可能存有一些从前的材料。在前往浮竹山村后,他们一同找到了那几口箱子,但遗憾的是,打开那几口箱子却发明内里空无一物。多方探听,他们找到了一位昔时记账的司帐,司帐告知,一个被锁住的房间多年不曾有人踏入,内里可能还有一些昔时留存的材料。找到那间房间,打开尘封的旧锁,刘松泰在房间的一个箱子中找到了大量保存较为残缺的农耕材料。“为什么历经数十载依然保存残缺?原因是那个箱子旁留有几瓶昔时未用完的农药,正是这些农药保护了这批材料,让它们免受虫蛀。”刘松泰称,这一次找到了上百份材料,真的是上天的恩赐。

  “东莞农耕文献展”中,很多
文献正是来自浮竹山村。

  五年收集清算出书《农耕档案》

  “找材料难,要读懂这些材料也不容易。”刘松泰说,本身是其中的亲历者,部分文献材料本身能看懂,但由于年代久远仍有一些材料很难读懂,只能跑到乡下去,与村民谈天,经由过程他们的回忆重新梳理。2016年,《农耕档案——1949-1979东莞农耕史实》正式出书。全书共分为五章:第一章为“稼穑:东莞土地上的大消费”,第二章为“民生:农夫衣食住行、文教卫生的糊口图景”,第三章为“农账:算盘上的进出数据”,第四章为“农副:畜牧业、农副产品、资产、伙伴与工具”,第五章为“农政:政治糊口等”。全书共12万字,收录300多张原始材料,图文并茂。这本书还曾获2017年“中国最美的书”及第九届世界书籍艺术设计展铜奖等奖项。

  “东莞的畜牧业曾经非常发达,特别是养猪业,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东莞几乎家家户户养猪,那时有猪多肥多粮多的口号。”刘松泰告知记者。在展出的文献材料中,一份“一九七三年1-10月份猪禽蛋上市任务进度表”明晰反映了当时寮步镇各个村猪禽蛋上市的数量。“这些都是真实的记载与见证,但愿年轻一代能记取这段汗青。”

  为了使读者能更详实
地了解那段汗青,刘松泰还撰写了一系列说明。“对于如今的年轻人来讲
,‘统购统销’‘早造晚造’这些都较为目生,如果不注释他们可能看不懂。”刘松泰说,作为亲历那一段汗青的一代人,他有责任、有义务用事实告知年轻一代,让他们知道从前,珍惜如今。

  据介绍,刘松泰的另一本反映乡村经济的《村庄经济:岗头村账本中的集体经济60年》也行将出书。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queueapp.com